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腐女吧 > 都市 > 捧杀 > 第65章 你被禁足了

捧杀 第65章 你被禁足了

作者:柠檬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1-10 05:58:34 来源:笔趣阁INFO

慕笙重生以来,所有她未曾插手的事情,都在按时按点的发生,毫无差错。

比如傅氏度假村的坍塌,比如滨海医院后门小巷的车祸,比如北林湾的生态园建设。

而关于傅言算未婚妻这件事,她到目前为止未曾插手过一点。

可外面的人议论纷纷,傅言算要带着所谓的未婚妻出现在年终舞会上。

这不合常理,那位高贵又漂亮的未婚妻,应当是明年才会出现的人。

慕笙这一下午都魂不守舍,她很慌张。

重生以来她最大的底牌不过是仗着自己看过了未来,所以心有底气,才能步步为营。

可如果有些事情开始偏离轨道,那她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小。

“慕笙?慕笙?”孙宇敲了半天桌子,才把慕笙的魂叫回来。

慕笙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

孙宇担忧的看着她:“你没事吧?从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就怪怪的。”

慕笙摇摇头:“没事,怎么了?”

孙宇将文件递给她,说:“这是彩虹街的初步建设方案,你拿上楼去给总裁签个字。”

慕笙点点头,接过文件往楼上走去。

她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进。”

慕笙推门进去,傅言算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

男人的背影宽阔又结实,傍晚的夕阳从窗户照进来,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光。

慕笙安安静静的站着没出声,只听傅言算讲电话的声音有些不悦。

“我才27岁,结婚的事情用不着这么急,爷爷的好意我心领了。”

“婚事自然是爷爷做主,只是不用最近工作忙,没那么多时间。”

“爷爷多虑了,我没有喜欢的人,一切都听您安排。”

他挂了电话,转身看到了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的慕笙。

他愣了愣,问:“你上来做什么?”

慕笙把文件递出去:“傅总请签字。”

傅言算接过来翻了翻,随手在最后签下自己的名字,又将文件还给慕笙。

他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盯着电脑工作,完全没有招呼慕笙的意思。

更没有丝毫要解释刚才这通电话的意思。

慕笙心里一沉,问:“我能和二少一起出国出差吗?”

傅言算想都没想:“不能。”

“为什么?”慕笙问。

傅言算的眼神都没往她这边转,轻飘飘的答:“慕笙,你只是个实习生,我没必要向你解释理由。”

慕笙点点头,说:“抱歉。”

她转身走出办公室,傅言算看着小姑娘的背影,眸中一片阴沉。

到晚上下班,公司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慕笙还在座位上。

孙宇背着包起身,说:“慕笙,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家。”

慕笙礼貌点头:“好,再见。”

工程部的人都走了,连灯都关了大半。

慕笙坐在唯一亮着的角落里敲着电脑,一抬头,傅言算站在她面前,脸色阴沉。

慕笙立刻起身,礼貌弯腰:“傅总。”

傅言算把一张纸扔在慕笙的桌上,问:“这是什么?”

慕笙看了一眼,说:“请假条。”

傅言算死死盯着她:“为什么请假?”

“有事。”

“什么事?”

“私事。”

“慕笙,别惹我,”傅言算阴沉的盯着她:“你承担不起后果。”

慕笙抬眸,淡淡的看着他:“我只是傅氏的实习生,傅总没必要关心一个实习生的私事。”

这是傅言算今天对她说的话,她在记仇。

傅言算走到慕笙面前,一步步的靠近,眼神危险。

慕笙本能的往后退,膝弯在椅子上撞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傅言算弯腰,双手扶在椅子扶手上,将慕笙圈的严严实实。

他盯着慕笙倔强的眸子,问:“我再问一遍,为什么请假?”

慕笙寸步不让:“有事,私事。”

傅言算点点头:“好,很好。”

他将慕笙从椅子上拉起来,拽着慕笙进了电梯。

慕笙跟他抗争着,走的踉踉跄跄:“傅言算!你做什么?放开我!”

傅言算死死的攥着她纤细的手腕,拖着她进了停车场,毫不怜惜的将她扔进汽车后座。

他跟着坐进去,冷声吩咐:“开车!”

肖寒立刻发动汽车,慕笙喊着:“你带我去哪里?”

傅言算就坐在她身边,却一言不发。

他甚至在闭目养神,看都不看慕笙一眼。

汽车开回枫园,傅言算拉着慕笙走进别墅。

刘阿姨看着两人满脸怒气的模样,也不敢上前劝说,只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等着。

傅言算一路把慕笙拽到了楼上,慕笙的鞋都掉了一只。

他将人拉进卧室,扔到了大床上,说:“你的请假我批准了。”

慕笙一愣:“你说什么?”

傅言算扯了扯领带,说:“慕笙,作为你的上司,你的请假条我批准了。”

“作为你的哥哥,你被禁足了,你请了一周的假,这一周你就待在枫园,我会吩咐刘姨和刘栋,你哪里都不许去!”

慕笙一下子急了,她从床上跳下来:“凭什么?你凭什么?”

傅言算攥住她的手腕,怒道:“凭你离了我根本活不了!凭我给你吃穿!”

他伸出手,用虎口钳住慕笙的下巴,冷硬又漠然。

“慕笙,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不要一再挑战我的耐心。”

“你想请了假追着傅嘉宇出国?想都别想!从今天开始,你不许踏出枫园一步!”

慕笙被迫与他对视,眼里噙着泪光,像极了被迫和恋人分离的小姑娘。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傅言算:“就为了这个?你不让我去追他,就能阻止我们在一起吗?”

“在一起”这三个字实实在在的刺痛了傅言算的耳膜。

他的胸腔燃起无名的怒火,他钳着慕笙的下巴,将她扔在床上。

傅言算半跪着床上,看着被他钳制着无法起来的慕笙,他咬牙说道:“慕笙,别惹我!”

慕笙噙着眼泪,说:“那麻烦言算哥哥给我列个清单,到底哪些事是禁止我做的,上次你警告我的时候,只说不许我喜欢你,我喜欢傅嘉宇也不成吗?”

傅言算的手微微收紧,他的声音低沉又危险:“闭嘴,这样的话不许再说。”

他甩开慕笙,大步走出了卧室。

慕笙在卧室里都能听到傅言算带着怒气的声音。

“看紧了她!不许她出门!不许她见任何人!”

然后,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那男人来得快走的也快,枫园很快就陷入了宁静。

刘阿姨敲了敲门,走进来小心翼翼的问:“慕小姐,你吃过饭了吗?”

慕笙没说话,刘阿姨又说:“听说你今晚要加班,汤还在厨房温着,你喝一点?”

慕笙抬手揉了揉眼睛,说:“不吃。”

刘阿姨就知道慕笙的脾气上来了,上一次慕笙不吃饭可是逼出了胃病。

她急着说:“慕小姐,傅先生就是一时生气,等他气消了就会过来看你了。”

慕笙笑了,她问:“刘阿姨,你觉得我是傅言算的女朋友吗?”

刘阿姨一噎,她不敢说,傅言算对慕笙的若即若离,真的不大像是女朋友。

慕笙也没恼,她又问:“不是,对吧?我是他的什么人呢?”

刘阿姨没说话,慕笙替她说了:“像情妇,是不是?”

她看着窗外,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

纤细的手腕被傅言算攥了一路,已经由红变紫,微微凸起一圈,傅言算的力气真不小。

她笑的倒是很开心,她说:“他说不喜欢我,我也不许喜欢他。”

“可他不许我喜欢别人,把我像个物件一样摆在这里,想看我就来看看我,不想看我就关着我。”

“只要给我钱让我好吃好喝的活着就行,这不是情妇是什么?”

看着慕笙的笑容,刘阿姨担忧的问:“慕小姐,你没事吧?”

慕笙微微一笑:“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她说:“刘阿姨,我想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刘阿姨只能带上了卧室门出去。

慕笙轻笑着说:“为什么会养情妇呢?”

她又自问自答的说:“因为喜欢啊。”

她就是豪门长大的,她自然懂得这些弯弯绕绕。

没有那么多豪门爱情,那些被媒体夸得天花乱坠的爱情不过是豪门联谊。

所以对于这些生来就背负着家族责任的男人,娶妻是责任,情妇才是喜欢。

她做不了那个妻子,因为她没背景没能力,但她做的了情妇,因为她够漂亮。

慕笙去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拿着手机给傅仲打了个电话。

傅仲麻利的接起来,恭恭敬敬的问:“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慕笙笑着说:“给你提个醒,你儿子正在参与的项目是个只亏不赚的,可以退出了。”

傅仲一愣:“您是说彩虹街项目吗?可那个项目……是傅氏的重中之重啊!”

慕笙说:“还是那句话,消息我带到了,在除夕夜之前抽身就还能全身而退,过了除夕就没救了。”

傅仲紧张的追问:“您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这几个亿的项目,不能说放手就放手啊!”

他又问:“是不是像北林湾一样,政府对那片地另有规划?还是有什么其他变动?”

慕笙“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她没必要听傅仲唠叨,也压根没必要解释,毕竟她在傅仲那里就是个未卜先知的神婆形象。

她越是欲言又止,越能让傅仲紧张。

挂了傅仲的电话之后,慕笙又打开电脑的远程摄像头,看见了傅嘉宇的书房。

他不在书房里,但是书房的门开着,所以公寓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果然,里面不止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傅嘉宇从来不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更不会为了对慕笙的那点心动就守身如玉。

他这样的身份,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只不过目前来看,慕笙的挑战更大一些而已。

慕笙没兴趣看傅嘉宇的私生活,关掉录像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她的上班闹钟响了以后,她按掉继续睡。

反正被傅言算关了禁闭,她没必要早起。

刘阿姨上来敲了两次门,慕笙都没理,一直到下午两点,她饿的肚子咕咕叫,才下楼去喝水。

慕笙喝了两大杯水,碰见刘阿姨从厨房跑出来,一脸急切的问:“慕小姐,你饿了吗?吃点东西吧?”

慕笙嘴硬的摇头:“不,不饿。”

刘阿姨不死心,又说:“我炖了鸡汤,还给你熬了小米粥,今天早上还送来了甜品,你多少吃一点?”

慕笙听得肚子都叫,她咽了咽口水:“不,不饿。”

她端着水杯转身上楼,这是一场和傅言算比耐力的比赛。

她要是屈服了,就会被傅言算拿捏的死死地,那绝对不行。

傅言算是她手里的风筝,他们无论争吵,演戏,和好,冷战,都不能改变这个关系。

到晚上的时候,慕笙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她饿的前胸贴后背,只能继续灌水。

傅氏。

傅言算接了刘阿姨的电话,冷声说道:“她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饿着!”

“你在厨房给她备着吃的就行,她饿了自然会去吃的,不要惯着她!”

看见肖寒带着傅仲进来,傅言算立刻挂了电话。

肖寒说道:“总裁,二爷找您。”

傅言算挥挥手,示意肖寒出去。

他问:“二叔难得来一趟公司,有什么事吗?”

傅仲点点头,支支吾吾的说:“能不能……能不能让嘉宇退出彩虹街的项目?”

傅言算一愣,勾着嘴角笑:“二叔说什么?”

傅仲搓搓手,说:“让嘉宇退出彩虹街的项目吧。”

傅言算听清了,他问:“二叔这是什么意思?当初让嘉宇进公司历练的人是您,我给他安排了职位,他也凭本事拿了项目去做,现在刚有点起色,您却要他退出?”

傅仲点点头:“嘉宇能力不足,恐怕胜任不了这么大的项目,我看还是言算你亲自来吧。”

傅言算眯起眼睛,打量着傅仲,问:“是傅嘉宇让您来的?”

傅仲摇摇头,又点点头,傅言算便拿起桌上的电话说:“我打电话问问他。”

傅仲立刻阻拦:“不是不是,是我的意思,我怕他给你闯祸,言算,彩虹街的项目还是换人吧。”

傅言算靠在老板椅上,双腿交叠,他的手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冷声问:“二叔觉得我这里是菜市场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他说:“若是二叔执意这么做,可以让嘉宇亲自来跟我解释清楚,也好给董事会一个交代,否则这么大的项目,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

傅仲也知道这个决定多少有些强人所难,可昨晚那通来自神秘人的电话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

他现在对电话里那位的说法深信不疑,毕竟每一次那人都准确的预测了大事的发生。

如车祸真相,股价上涨,生态园建设,房价翻倍。

这一次……既然那人说了这项目稳亏不转,他决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做负责人来承担责任。

傅仲咬咬牙,厚着脸皮说:“言算,你就看在二叔的面子上,就……”

“好了!”傅言算冷着脸,说道:“二叔,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根本不会听到这里,请您出去。”

傅仲有点着急了:“言算!你……”

傅言算再次打断他:“二叔,你去跟爷爷说吧,如果他同意你和嘉宇在傅氏这样胡闹,我自然不敢有意见。”

他冷声喊道:“肖寒,送客!”

肖寒立刻推门进来,说:“二爷,请吧。”

傅仲还是想再争取一下:“言算,我……”

“二爷!”肖寒的声音同样冷漠:“总裁还要开会,请您先回吧。”

傅仲也不好在这里跟一个助理拉拉扯扯,便只能作罢。

肖寒送走了傅仲,急急忙忙跑回总裁办公室。

他紧张的问:“二爷他……”

傅言算的眸中一片暗沉,他冷声问:“上次让你查的给他递股票消息的人,有结果了吗?”

肖寒惭愧的摇头:“没有,排查了二爷的所有通讯记录,有几个号码虽然是陌生号码,但是没有可疑人员。”

傅言算冷声说道:“再查,一定有人在他背后。”

肖寒皱眉问:“总裁的意思是?”

傅言算翻着手边的彩虹街方案,说道:“彩虹街的项目才刚刚开始,我们没有对傅嘉宇有任何动作,我的好二叔就一反常态要将自己的儿子摘出去。”

他看向肖寒,问:“你知道我要对傅嘉宇做什么吗?”

肖寒吓得脸色都变了:“总裁,我是不可能背叛您的!”

傅言算瞥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你没问题,但是这个计划你知我知,你不说我不说,那二叔为什么会觉得傅嘉宇在项目里有危险?”

肖寒咽了咽口水,说:“会不会是因为之前傅婉小姐的事情?让二爷怕了?毕竟度假村坍塌,傅嘉乐涉嫌禁品这些,确实有点大曹静了。”

傅言算冷笑:“那他应该别让傅嘉宇回国,可现在……庸庸碌碌的一辈子的傅仲,难不成还能未卜先知了?”

“查,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帮他!”

最新网址:xbiquwx.la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