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腐女吧 > 历史 > 康定天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艰难

康定天下 第三百一十九章 艰难

作者:逸影风云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11-26 17:04:29 来源:笔趣阁INFO

两人一路北行,所见各地境况,均是牛三所在之处大同小异。

山间河边,常有弃婴。

大道两旁,时有饿殍。

完颜康和裘千仞两人脚程都快,行了三日之后,便赶到了汾州府的地界。

汾州东北太原府和真定府一带,正是大金南北交战的主战场。太原府被完颜纲牢牢占据,真定府则握在完颜洪熙的手中。双方在这一带投入了数十万兵力,鏖战不休。

汾州府由完颜纲占据,因为离主战场太近,府中日夜警备,以防北面偷袭。

完颜康和裘千仞没有路引,白日里难以进城,两人趁夜入了汾州之后,在汾州休息了一日,探听了不少前线消息。入城第二晚,裘千仞去城中富户家中盗了些金银,补充用度。

次日一早,完颜康带着裘千仞前去马市,准备买两匹骏马充作脚力。一番挑选之后,完颜康选了两匹马儿,问价准备付账。

在完颜康看来,这两匹马儿不过是白马城普通战马的水准,对他而言,不过勉强入眼。

马贩子每匹马开价八百两,完颜康眉头一皱,想了想之后,他觉着这地儿这会儿的好马确实得这个价钱,便叫裘千仞掏钱付账。

马贩子见了这般全部还价的豪客,忙不迭的接过银两,写好交易文书,让完颜康签字画押。

完颜康哪里会与他签字画押,只吩咐马贩子将马儿洗刷洗刷,速速套上马鞍,牵了马便走。

两人一走,这马贩子立刻笑逐颜开,这两匹马儿虽说难得,但若是卖个实在价钱,顶天了也就卖个五百两。他这一欢喜,旁边来了两个马市小吏,问道:“张老板,何事如此开心,说来与兄弟们听听。”

张姓马贩子一时踌躇,不知该如何搪塞过去,倒是另一个马贩子刚刚在旁见证了经过,立刻把事情说了一遍,只道张姓马贩遇上了两只肥羊,买马既不还价,还不要交易文书。

张姓马贩见状,连忙笑呵呵的递上两块银两,以示孝敬。哪知其中为头的小吏眼睛一转,却是不接这孝敬,反道了一句:“张老板,你那马儿,可有印记?”

“我家所卖马儿,都在后臀上,刻有个张字。”

“好,好,俺也不消你破费,还能分你些银钱,你只需如此如此……”这小吏凑近张姓马贩,低声耳语了一番。

张姓马贩犹豫不定:“这如何……”

小吏把脸一板:“张老板,你是不给兄弟这个面子了?”

张姓马贩立刻认怂,连连点头应下。

两个小吏呼喊一声,马市里立刻奔出五六个帮闲来,几人跟着张姓马贩,疾追了出去。

完颜康和裘千仞刚刚走出几条大街,就听得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加上一声大喊:“站住!”他回头一看,只见马贩子带着七八个人追了上来。

“何事?”完颜康转过身来,沉声问道。

完颜康问话之间,自有一股威势,马贩子本就心虚,顿时期期艾艾不知如何开口。

马市小吏一见,一把将马贩子推开,叉着腰向前走了几步,指着完颜康道:“这汉子,你的事犯了,想私了,还是公办?”

完颜康哦了一声:“我什么事犯了?”

“你偷了张老板的马!”

“混账,老子刚刚买的马!”裘千仞大喝一声,上前就要动手。

完颜康止住裘千仞:“莫要动怒,且听他怎么说。”

小吏被裘千仞上前那股气势吓了一跳,心中有些打鼓。但他心中一寻思,贪念还是占了上风,这两人不过是赤手空拳,就算是身材高大些,又能怎样。

于是,这小吏硬着脖子道:“你说买的马,可有交易文书?”

完颜康一听,立刻明白这厮的算计,他心中微怒,转头问了那马贩子一句:“你说说,你马是偷的,还是买的?”

马贩子被完颜康这么一问,心中更为忐忑,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话来。

完颜康见着这人模样,心知必是这小吏生事,他也懒得跟这等人继续纠缠,牵马转头就走。

小吏一看,立刻呼喝着要去拦阻。

裘千仞哼了一声,把手中缰绳一丢,就准备动手。

“只诛首恶,莫要当街弄出人命。”完颜康头也不回,只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小吏听了这话,心道此人好大的口气,等会定要好好整治一番。哪知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只见身前人影一晃,自个胸前就挨了一掌,跌落于街头,口中开始呕血。而其他帮闲和那马贩子,被裘千仞一脚一个踢飞,在地上成一串滚地葫芦。

裘千仞拍了拍手,丢下一句:“算你们好命。”接着也牵了马,跟着完颜康飘然而去。

这几人知道碰上了硬茬,也不敢再有任何举动,只是不明白裘千仞那句“算你们好命”到底是何意。

这张姓马贩子想来,自己简直是倒了血霉,哪来好运一说。

直到当日下午,得知那小吏吐血而亡,剩下几人才明白完颜康那句“只诛首恶”的意思。

完颜康两人出了汾州府后,特地前往太原府,欲顺道一观战况。

汾州距太原不过百余里的路程,但因为临近战场,大道处处设卡,盘查往来可疑人士。完颜康和裘千仞没有路引,只得花些银子过关。

中间遇上一个设卡的小校,瞥见裘千仞怀中有金光闪动,便生出贪念来。没奈何,完颜康两人只得下了一场狠手,灭了这小校和他手下几个小卒,然后迅速离去。

两人驰离关头后,完颜康回头看后方有烟尘起,心知必是追兵前来,看着人数应该不多,但自己和裘千仞两人都是有伤在身,总不好太过硬刚,需避让一番为上。

完颜康寻机脱离了大路,选了小道而行,七弯八拐跑了半天,总算是甩脱了追兵。

到了此时,两人倒是无碍,坐下马儿却已是累的够呛。

完颜康瞧见前方有个村落,便主动跳下马来,牵马往村落走去,给马儿寻些豆子、草料。

这处村落夹在两座小山之间,算是有些偏僻,平日里除了行脚商人和县里来的税官,甚少有外人前来。村正见两个陌生人前来,原本还有些提防,裘千仞掏出一个银元宝,声称是迷路至此,想寻个地方喂马休息。

村正见了银子,立马热情的招呼两人去他家里稍作歇息,安排家里长工去喂马。

几人寒暄了一阵,完颜康便问起村子位置如何,离着太原还有多远。

村正道:“此处离太原还有五六十里地,出去都是小道,两位若是走得快,天黑前兴许还能进城。”

完颜康心里掂量了一下,自己半道上杀了官兵,只怕进不得太原城,不如在此休息一晚,避过风头。他对村正拱了拱手:“人困马乏,却是赶不了路,还望在贵地叨唠一晚。”

村正见两人也无兵器,又出手阔绰,哪里不依之理。连忙吩咐家人前去烧茶、准备晚饭。

完颜康和裘千仞一边喝茶,一边与村正闲聊,了解此地的民生境况。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忽然听得外间有马嘶声传来,完颜康心中一动,莫非是追兵来了。

他欲同裘千仞先行告辞,莫要连累了这村正一家,哪知不一会儿,外面便有喊杀声和惨叫声传来。

完颜康眉头一皱,心道不对劲,若是追兵前来,无论如何也要搜寻到自己和裘千仞再说。

这时外间跑进来两个半大小子,哭喊着:“村正,外面来了一伙官兵,见人就杀!”

村正闻言,立刻奔出门外,完颜康和裘千仞也紧随着出门查看究竟。

“这儿有个奸细!”

“一屋反贼,哈哈,哈哈!”

“这娘们不错,够劲道。”

数十骑兵在村子里纵马,见着成年男人就杀,遇着女人则打晕丢在一旁。

村正见到如此惨状,顿时如遭雷击,嘴上喃喃:“怎么了!怎么了!”

裘千仞也不解的问道:“这些官兵,怎么不似官兵,反倒像土匪一般?”

完颜康看着有些骑兵把杀死的男子头颅砍下系在腰后,顿时明白过来,他咬牙切齿的道出几个字:“杀良冒功!”

裘千仞顿时明白过来,正要请示完颜康该当如何,就见完颜康已经开始迈步前冲,大喝一声:“杀光这群畜生!”

在此杀良冒功的官兵,只有一个百人队,哪里够完颜康和裘千仞这两位绝顶高手来杀。

一刻钟之后,村里喊杀声渐消,只余阵阵悲泣之声。

村正虽然对完颜康两人感激涕零,但见着满村的人马尸身,也不知如何是好。完颜康教他把一切都推到自己两人头上,连夜赶去报官。

这事儿一出,完颜康和裘千仞也不便再做逗留,他俩稍作歇息,用过晚饭之后,取了四匹上好的战马,立刻拍马远去了。

次日,完颜康到前线观望了一阵,便驰离太原,往中都行进。

裘千仞见完颜康这一日来脸色铁青,不由劝慰道:“少爷,伪帝倒行逆施,其败亡之日不远也!”

完颜康长叹一口气:“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兴亡之交,百姓最苦。我本想多等些时日,看来还是不能如此啊。”

“多等些时日?”裘千仞听的一脸疑惑。

完颜康不再言语,只顾拍马向前。在他南下华山之前,就与徐道胜议过鼎定天下的大略。徐道胜提出,夺取天下,应当先缓后急。

厉兵秣马,坐山观虎斗,静待大金南北两方消耗,若是完颜洪熙不敌南边,主动向完颜康求援,便是白马城大军南下的良机。凭借完颜康手中军力,只需一统大金,余者皆不足为虑了。

以完颜康统一草原之后的军力,无论完颜纲还是完颜洪熙手中的军事力量,都对他构不成太大威胁。

但完颜康若是无诏举兵南下,势必名不正言不顺,无疑会平添许多麻烦。

名分,大义,在这个时代,仍显得十分紧要。

在完颜康和徐道胜的谋划当中,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迎来最佳的南下之机。

然而见着北地各种惨状之后,完颜康暗暗下定决心,为了天下百姓,些许骂名,又有何惧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