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腐女吧 > 科幻 > 腹黑狐狸攻心记 > 罗诀盘

腹黑狐狸攻心记 罗诀盘

作者:嘉鱼之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5-18 00:03:55 来源:笔趣阁INFO

她脸上的神采耀如春华,似那初生旭日洒满整个周遭,刺破闷沉黑夜的锐利光感,让人无法抵抗。

让他想起自己的阿哥。

阿哥本来是族里长得最好看的人,虽然成年前性别未明,他原本的心愿却不是如此,其实幼年里他总以“阿哥”自居,骨子里一直觉得自己是名男子,总是向往男儿驰骋疆场戎马一生的快意生活。

可有一日午后阿哥带着憟柩去野外打猎,几人骑着快马追着一只白色的鹿子,那鹿子速度奇快,矫健敏捷地蹦跳进山丛乱木里不见了踪迹。

阿哥那天长发高高束起马尾,一身白色襕衫,身后背着长弓而立,活脱脱一无双如玉的偏偏少年。

阿哥翻身下马追着白鹿的踪迹没入了树林中,憟柩等到天光都快暗下来阿姐才回返,回来时背上还多了个人。

那人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骇人流血不止的的伤口,可他身上的服饰明显是南银王朝贵族男子的衣着服饰。

阿哥救了他之后,几乎是衣袋不解的日夜照顾他,端饭送药十分上心的样子。

那人睡了昏睡了足足四日,憟柩见过阿哥守在那人身旁的样子,那贵族男子初睁眼时阿哥眼里和脸上欢欣期待的模样。

那男子醒来后自称名顾息,家住南银国都,家中是经营玉石生意的富商大贾,近期陪送一批重要玉料去外地,在路上被人暗算掳走货物,他装死才得以逃过一劫。

阿哥不甚在意他的过去,照样每日好饭好菜的送养着顾息。

憟柩却不是很亲近顾息,他总觉得这人心思沉沉,不似像他口中所述那样简单,总觉得他藏着什么心思。

阿哥笑他小小年纪却做这般沉着稳重,笑他多想。

顾息能下地走动后,阿哥就更走动的勤了,憟柩几乎看不到阿哥平日里待在自己房里,每次见他都是在顾息的院子里。

阿哥陪他喝酒聊天,月下畅谈今生感怀,顾息所处的院子本是阿哥的住处。院子里种满了亭亭玉立的紫竹,温润的夜风一吹,竹林临风起舞,沙沙作响如同丝绸揉动摩擦过的动静,阿哥饮下最后一口酒。

他眸子里闪动着晶亮醉人的光泽,“阿息,要是你能永远留在我们这里就好了,与君相伴快意一生,是吾终生心之所愿。”

顾息亦饮了不少酒,坍瀛族的酒口感绵柔,他酒量不错,不知不觉却也觉得有几分薄醺。

他看着身旁这个澄净无邪的少年,即便是再冷硬的心也有些许柔软。

憟灵今夜的话喃喃低语个没完,他本不爱束发,长发散着披身在后,拿一根木簪随意挽了个发髻,挽得不紧此时有几缕发丝垂落耳畔,映得他面容更熠熠生辉。

“阿息,我就快成人礼了,你……你可有意……”憟灵竟是醉了,这样露白的话借着酒意还是脱口而出来。

顾息握着酒杯竟半晌没出声。

良久后一声叹息,竹叶随风飘散落下在四周,酒杯里映着叶落之影,显出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肃萧,“憟灵,你言明过你志在男儿身,心在四野八荒。我只能当你是挚友,余生我俩终究是要娶妻荫子传承家业的……”

他的话如割喉刀,见血封喉,也浇灭了憟灵心存的最后一点幻想。

“那我可否再问你一次。”憟灵最后问道,“如若无关性别男女,阿息,你对我,可有那么一丝多余的感情?”

夜里起雾了,原本清晰明了的皎月此刻被一团乌云笼罩在黑暗中,夜色亦更暗,憟灵想看起他脸上的表情,却不知怎的眼睛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没等他听清顾息的答案,憟灵就昏睡过去,身体滑倒在冰凉石桌上之际,身旁的人置若罔闻一般一动未动。

而顾息再给自己斟下一杯酒后,身侧忽现几道莫测黑影。

“如何了?”

“回主子,属下办事不力,未能发现宝物踪迹!”

顾息面上情绪变得越发冷硬,他放下杯中酒,侧脸睨着身旁睡熟的人,“继续埋伏。”

夜深了,风也愈发狂乱起来,园里只剩下憟灵一人趴睡在石桌上,身侧之人已无踪迹。

清晨醒来,憟灵揉了揉酸麻的四肢和脖子,才意识到自己在这睡了一晚上。

憟灵看着空荡的酒杯酒壶,有些怅然若失。

起身离开时肩上滑过一件有些眼熟的玄黑外袍,带着些些微的茵犀香。

是他的外袍。

憟灵握着衣袍陷入了思索,他低头踌躇了半天,重新抬起头后眼中有一抹决然的光。

半月之后,憟灵成年礼。

憟柩特意去找了玄烨族托他们族里最擅长兵器的工匠为阿哥打造了成年礼。

一把精致的长弓。

因为他从未忘记过阿哥的梦想,少年热血,金戈铁马纵横一生。

族中祭祀仪式举行到清晨破晓时分,阿哥房中大门被推开了。

憟柩捧着长弓满面春风的迎上去。

门前站着经历了整夜痛苦的阿哥。

成年礼成,分男女性别必遭受折骨割肉般的巨大疼痛。

为女性者更剧烈之。

憟柩听祖母讲过那种疼痛比女人生产更疼痛千百倍,这也是族里女性稀少的原因之一,他们坍瀛族繁衍至今也愈发人口稀少,愿意化身女性的族人几乎许多年才会出现一个了。

阿哥浓厚乌黑的发丝全然散落在身侧,脸上惨白如练,却半分没有影响他的绝世容颜。

憟柩刚走出一步就顿住了,他手里的东西都差点摔落在地。

阿哥的五官没变,只是眉目柔和如画,明艳动人。

憟柩又看到阿哥的胸前莫名丰满起来,腰肢纤细越发显得风姿绰约。

阿哥缓慢扶着门走出来,看见憟柩温软一笑,出声已是女子的娇声软语:“小柩儿,怎么了?看见阿姐不高兴么?”

憟柩心神巨震,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个陌生的“阿哥”。

阿哥,不,是阿姐了。

阿姐脚步虚浮的很,眼见下一步就要摔着了,憟柩正要上前去接住阿姐,却有人比他更快上前。

阿姐亦没有拒绝,靠着那人,脸上的笑容更加楚楚动人。

憟柩握着弓箭的手指抠得很紧。

阿姐果然是为了那个男人。

顾息。

阿姐柔着嗓子问抱住自己的人:“阿息,我这样,可否与你携手同行?”

憟柩看着那人最后终于竟是点头应了。

阿姐是坍瀛族长长子,成年礼成便是继承了族长之位,也算是多年来难得的一位女族长。

她的大婚典礼办得热闹非凡,整个族群家家户户都点起了花灯,齐聚一堂,以庆贺族长大婚。

阿姐还在房内妆扮的时候,憟柩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他拿着酒壶一步三摇的闯进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