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腐女吧 > 玄幻 > 武尽天荒 > 第六十七章 铁血柔情,战地情歌!(再中)

 看着那只拳头在眼中不断放大,唐善策只感到一股浓重的威压扑面而来!

轰!

皇使的那只拳头根本无视唐善策的防守,狠狠击打在他的肋部!

咔嚓卡擦数声清脆的响声,唐善策的身体已然倒飞了出去!肋骨直接被轰断数根,一路飙血!

武道宗师完全是另外一个境界!

在空中飞行了两三丈,接连撞倒了好几个蒙罗骑兵,唐善策的身体才狠狠落在地上。

那皇使嘿嘿笑着,本来冷峻木然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扭曲,一步一步地踏过来,沿途的蒙罗骑兵分分让路。与别处的喧嚣厮杀声比起来,此处的安静显得格外显眼。

唐善策在地上不断地咳着血,死死盯着眼前狞笑的蒙罗皇使,眼中闪过一丝决然,那刚毅的面部线条忽然便柔和了起来。

“竟然遇到了武宗,或许,今天就是自己的战死之日吧。”唐善策微微闭起了眼睛,那肋部的剧痛仿佛也感觉不到了,在这一刻,他的眼前闪过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不是自己苦恋十几年的风颖儿,而是那个姑娘,那个坚强得令人感动的万珺瑶。

唐善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自己将死之时,最后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相逢不足几个时辰的万珺瑶。

此生我怎么没有早点遇到她,却被水榭这个家伙抢了先。

所谓的一见钟情,估计也便是如此了吧。

就在此时,皇使已经来到了唐善策的面前,冷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只要杀掉了眼前这个统领,那么轻骑卫将无法为患!

“住手!”一声清喝陡然响起!

就在此时,从轻骑卫的阵营中突然腾起两个身着黑色铠甲的身影,两点箭光凝结了强大的杀气,从这二人的手中长弓爆射出来!一前一后,直奔蒙罗皇使而去!

“哼!”那皇使已然感觉到从后脑勺袭来的强烈杀气,身形猛然转过来,双剑连挥,两支长箭便被打飞!

皇使有些惊讶,在打飞这两支长箭后,自己的双臂竟有些发麻,可见那长箭之上蕴含了怎样的力量!看来这射箭的两个家伙修为也颇为不俗!

一怒之下,这个皇使的脸色更加阴沉,狠辣之气尽显无余,也不回头,长剑便向着身后狠狠扎下!

唐善策躺在地上,看着那剑尖在自己眼中不断放大,苦笑了一下,心道:“没想到我这个剑书阁传人死得如此窝囊,竟被别人一招制住。”

王维东和万珺瑶正站在高处,他们也已经看到了唐善策的惨烈模样,但是没有办法,王维东即便此时赶去也是于事无补,他虽然比唐善策的实力高上那么一点,小手段也颇为了得,但若是面对四个武宗,他也只有送死的份,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是无法弥补的。

王维东拳头紧握,双目血红,死死盯着远处那身着黄袍的身影。而身旁的万珺瑶,双手绞缠在一起,指关节已经被压得发白!

这就是战场!往往刚才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人儿,下一秒钟便成了刀下亡魂!

这些年轻的战士,就这样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再也回不去了。

万珺瑶此刻终于亲历了战场的残酷,两行清泪模糊了双眼,也模糊了这片战场。

唐善策此刻没有闭上眼睛,他要睁大眼睛,看清自己究竟是怎么被杀死的。

可惜了一腔抱负,再也无法实现了。

可是,让唐善策惊讶的是,让蒙罗皇使惊讶的是,那长剑的剑尖就停留在距离唐善策喉咙一尺的地方,再也无法刺下去!

一只手,仿若从虚空中探出,就这样捏住了长剑的剑尖,任那武宗阶别的皇使如何发力,越丝毫刺不进也抽不动!

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这片战场上,出现在了唐善策的身边,身着一身黑色铠甲,两肩上佩戴着金羽纹饰!

这是轻骑卫的总统领铠甲!

这样的铠甲,在轻骑卫中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曾经带领他们屡创奇迹的统领少将军——水榭!

高处的王维东长出了一口气,眸子间却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惊喜:“这家伙,总是喜欢玩得心惊肉跳。”

达布天衣看着战场中身着黑色铠甲的傲然身影,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就这样犹如从天而降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又有些变化了呢!比起之前来高了,也壮了,脸庞也成了小麦色,穿上那身威风凛凛的铠甲,看起来是那么英俊潇洒,这时候万珺瑶的眼神完全迷离了,完全因为场中的那一个人。

这时候整片战场都安静了下来,双方默契地停手,随后看向水榭的方向。

当轻骑卫的战士们看到了那身着总统领铠甲的水榭时,顿时爆发出一阵山崩海啸的欢呼!

唐善策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在昏倒前嘴角还翘起一丝弧线,有这个总是创造奇迹的家伙在,那么这场战斗便不用担心了。

轻骑卫从上到下,都对水榭充满了莫名的信心。尤其是唐善策和王维东等人,越是和水榭亲近,越是无法了解水榭的真正底牌,这个家伙好像就是个无底洞一般,一般的对手根本无法让其释放出真正的实力。

水榭两个手指捏着剑尖,忽然一抬头,与那个皇使对视了一眼!

蒙罗皇使浑身激灵地打了个寒颤,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自己看了一眼,浑身就如坠冰窖!

“凝!”

水榭张口轻吐,语气冰冷森寒。

浓烈的白色真气从二指间汹涌而出,顺着长剑一直向上,瞬间便将那位皇使的身体包裹而进!

“气化玄晶!”

水榭双指化掌,猛然前伸,印在皇使的身体上!

磅礴无匹的水瀑内力更加狂乱地汹涌而出!雾气浓浓,已经看不到那皇使的模样!

水榭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随后左手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一个碧绿色的叶片含进口中。气化玄晶本就极耗内力,用这样的招数来冻结一个同级高手,几乎已经耗干了水榭的所有水瀑内力!

待白色雾气散去,众人便看到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一幕!

先前那个嚣张无比的蒙罗皇使,此刻就像是被冻在了冰块中!动弹不得!

“爆!”

水榭张口轻吐,那巨大的玄晶便混合着皇使的血肉,化为漫天碎块!

全场寂静了,那剩余的三位蒙罗皇使用忌惮的眼神深深看着水榭。

水榭一招爆掉了蒙罗皇使,站直身体,笞天长鞭陡然甩出,当空一声炸响,大喝道:“轻骑卫,杀!”

这一声大吼好像具有无边的魔力,轻骑卫战士们在听到水榭的大吼后,也是挥起手中的长刀,异口同声地一声齐齐大喝:

“轻骑卫,杀!”

这些年轻骑兵的战意直冲云霄!

王维东看着下方被逆转的局势,不禁有些手痒痒,不过看了看身边的万珺瑶,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战意,将已经迈出的那只脚生生收了回来。

剩下的三位皇使和水榭之间还隔着百步的距离,中间有数十个蒙罗骑兵。

水榭右手握鞭,只是伸出了左手,一拳轰出!

宽广的经脉,强劲的肌肉,无匹的爆发力,这完美身体让水榭在战场上如鱼得水!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拳轰出,便扫除了眼前的障碍!数十名骑兵连同他们的战马被轰地远远飞开,断裂的肢体漫天飞溅!

三位皇使的眼中闪过一抹骇然!这样的实力,他们自问绝对无法做到!

其实水榭口中含着的那一枚碧绿叶片,在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着真气,那一拳,虽然看似漫不经心,却耗费了他八成的内力。

不过这不算什么,在那轮回之地中,水榭所灭掉的骷髅尸兵何止数十万?内力的消耗与补充已经成了他最习惯的事情。

一位皇使突然发动了。

上百步的距离,这个皇使一步就抢进了一半!

可是剩下的距离,他再也无法迈过了!

水榭的笞天白金鞭凌空划过,像是一道无法判断方向的波浪曲线,尖尖的鞭梢直直插入那个皇使的喉咙中!

在轮回之地中与无尽尸兵厮杀了一个月,水榭不仅仅是鞭法大成,那在战斗之时对于时机的把握以及突袭对手脆弱的要害,已经成了水榭的本能!

长鞭从那皇使的喉咙里抽出,那家伙的身体便软软倒下。

两招,灭杀两位同阶的武宗!

虽然刚才水榭的表现无比强悍,但此时仍然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精神疲劳,刚才那控制笞天长鞭的技巧耗费了他巨大的神识,一时间还没有缓过来。

“剩下的那两个家伙,就请你帮我解决了吧!”水榭好像自言自语了一句。

“哼!”一声冷冰冰的女声响起:“好吧,我的主人,顺你的意。”

一个金色衣裙的女子忽然凭空出现在两个皇使的正前方,纤手一抬,一道黑色剑光仿佛从虚无中冒出,随后轻轻划过两个皇使的脖颈。

两道血线在皇使脖子上缓缓出现,接着,他们的头颅便滚落而下!

水榭看得心下暗凛,这个女人的实力,真的好强悍。血墨剑在她手中,真是威力无边,两个武宗就这样轻易地挂掉了!

战场上一片静悄悄。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王维东。

刚才水榭强悍的实力已经震慑了所有人,现在又出现一个金衣女子,居然可以瞬杀两位武道宗师!

维达将军已经有些绝望了。从欣喜若狂到被绝地逆转,这位将军的心也一下子跌入谷底。

“你们这群家伙,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啊!”王维东率先反应过来,站在高处一声大喝!

终于,所有的轻骑卫战士们从震撼中恢复过来,浑身充满了力量,水榭的出现给了他们希望的曙光,如今对方四大高手已经尽数伏诛,那么自己还担心什么呢!

轻骑卫那本来已经很是强悍的战力再一次上了一个台阶!

维达到底不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将,看着轻骑卫的气势冲天而起,自己一时间竟有些慌乱,忘记了自己队伍的人数优势可是远远超过对方。

“赤勒哈伦儿郎们,撤退,撤退!”已经被水榭吓得昏头昏脑的维达又下了一个愚蠢无比的命令。

赤勒哈伦的骑兵想要退,但是轻骑卫又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就像饿虎扑食一般,纵马追身而上!

能够把剽悍的赤勒哈伦打成绵羊一般,也只有轻骑卫能够做到了!

水榭持鞭立在原地,看着从自己身边掠过的轻骑卫战士们,心中泛起一股由衷的温暖。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兄弟们,轻骑卫,早已经成了他的牵挂所在。

“多谢你了。”水榭对着那金衣女子道。

“不用谢我,主人,这是我应该做的。”金衣女子依旧是那冷冰冰的模样,不过可以看出,重新回到大千世界之后,这个女人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刚才就是这个女人释放庞大的神念来搜索轻骑卫的所在。如果是水榭自己施为,绝对不能这么快地找到自己的部队。所以,能够救下唐善策,这位神秘女人的功劳最大。

话一说完,金衣女子便立刻回到了玄火世界中,她好像对这满是死人的战场很是厌恶。

“嘿嘿嘿,水榭泡妞的功夫真是不减当年啊,又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金牌女打手!”王维东嘿嘿地笑着,那令人恶寒才表情看起来要多淫邪就有多淫邪。

身旁的万珺瑶也笑了,那带着泪水的笑容,看起来格外美丽动人。

既然他来了,自己这么多时日的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呀。

没有见到水榭的时候,万珺瑶朝思暮想,可如今水榭的身影就在那里,她的心中竟剧烈地忐忑起来。

如果他见了我,会是个什么心情啊?会不会很惊讶?

轻骑卫追了整整一个时辰,将维达的这支蒙罗骑兵杀的丢盔卸甲,这倒霉的赤勒哈伦将军,又被轻骑卫的两支冷箭齐齐贯穿了心脏,根本活不成了。

而拉弓射箭的,就是之前的那两位战士,其中一个的眼睛清亮无比。

主帅已死,这赤勒哈伦的骑兵们再也没有任何战意,本身就已经被追得稀里哗啦,这一下更是溃不成军了。

轻骑卫已经追了很远了,他们也明白穷寇莫追的道理,若是此时再遇到赤勒哈伦的其他部队,那可就有些麻烦了。因此,看到蒙罗人落荒而逃,轻骑卫就立即鸣金收兵了。

水榭眺望着远处,眺望着那些与他同样年轻的身影,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暖,忽然道:“麟火,走,随我去弄些酒肉来,战争已经打到现在,兄弟们也该放松一下了。”

…………

附近镇子里的所有存酒都被水榭一股脑搬来,几百坛酒就这样摆在地上,战士们每人手中都是一个大碗,酒水四溅,香气浓郁。

水榭在买酒的同时,还把镇子里的牛羊买了不少来,全部切开放在火上烤着,火红的篝火映着轻骑卫战士们黝黑的面庞,映着那洁白的牙齿。那一个个憨厚的笑容,都在此时定格。

战后余生,虽是狂欢,但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因此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喝的更加畅快,是那种抛却一切的放纵,统领水榭的强势归来,毫无疑问给这些年轻士兵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这几个月来,他们见到了太多的死亡,他们也杀死了太多的敌人,那些悲惨壮烈,那些流血牺牲,全部都在他们的眼前一幕幕闪过。五千人整编制的轻骑卫,经过了下午的那一场战斗,如今也只剩下一千三百多人,那些战友兄弟,倒下了,就永远也站不起来,只能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许多战士借着酒兴,想起了那些悲伤往事,竟止不住地留下了眼泪。

水榭和唐善策、王维东以及万珺瑶坐在一起,看着这些士兵们,静静沉默着。

唐善策的身上绑着许多布带,下午被那皇使一记重击,直接打断了他几根肋骨,现在虽然被水榭将骨头接上了,但若是想要愈合,还要等上许久。

不过唐善策也是够坚强,身子斜靠在树干上,大口喝着酒,大口吃着烤肉,身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书生气息。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成熟稳重的年轻将领了。

万珺瑶坐在水榭身旁,刚开始也有些局促,不过现在已经调整了过来,不断给身旁的几个人添着酒,翻转着烤肉。

水榭初见到万珺瑶之时,吃惊的样子根本无法掩饰,而随后听到王维东与唐善策讲述万珺瑶的壮举时,心中的感动却无以言表。

不得不说,水榭当下对万珺瑶已经佩服到了极点,一个姑娘,能够有这样长远的战略眼光,暗中收购蒙罗军粮工坊,更敢带着百十辆大车,穿过战乱中的蒙罗国境,顺利完成对轻骑卫的补给,这样的胆识,这样的勇气,这样的付出,水榭的心中竟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水榭知道万珺瑶冒着生命危险是为自己而来,可是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这份真挚而沉重的情感?

水榭心中有些微微烦乱,一仰脖子,一大碗酒便见了底。

最新网址:xbiquwx.la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