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腐女吧 > 仙侠玄幻 > 飞仙 > 第37章:论道

飞仙 第37章:论道

作者:半日蹉跎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14 07:26:53 来源:笔趣阁INFO

许久,老者才把银针取出,给老太盖好被子,引着几人往外走。

到了外房,掌柜忙倒茶,问道:“刘神医,我娘她如何?”

老者接过茶,抿了一口,道:“老人家前些日子偶患风寒,药石汤水灌下,再仔细调理,本该半月就好,至于为何这般?”

说着,顿了顿,看向范羽:“听闻先生,也是医者?”

范羽拱手道:“略懂而已,不过是一江湖郎中罢了。”

老者轻笑:“医者,行仁心,救人苦难,哪分高贵低贱?方才你也打眼看了,你说说,这老人家,为何风寒过去,却还是卧床不起。”

医者,讲究望闻问切,范羽虽未问切,但也听了解释,风寒在富贵人家,只要药石得当,又有高明的大夫,不是甚大病。

范羽知道,这是老者在考他,如若胡言乱语,定会被驱赶出去。

沉吟一番道:“方才也看了老人家,气色虽暗,但眉宇不黑,舌齿也变色,说明风寒已好。”

老者轻轻点头,让范羽继续说下去。

“既无风寒,也无它病,那就是身体孱弱的原因,方才刘神医银针下去,不过片刻,就放‘恶气’,想必定是肠胃不适导致。”

“人幼时身体未长大,容易感病,到了成年,血气充足,肌理健康,就有抵御疾病之能,而到了老年,肌理衰退,逐渐败落,比之幼时更有不如。”

“如此,可见老人家,定是久吃药石,又有鱼肉,油腻之物堵塞肠道,这才闭塞难耐,进食不得消化,肌理更加孱弱,所以才四肢无力,头晕目眩,下不得床榻。”

范羽话毕。

老者大笑,站起身拱手道:“先生果真医者也。”

旋即对掌柜道:“张掌柜,你也听到这位先生所言,你娘补品过多,油腻之物堵塞肠道,这才肚涨气难消,只需吃些清淡粥,再进一些汤水,不出几日就能大好。”

掌柜的感激,深深作揖:“谢刘神医。”

老者连摆手:“你这就谢错人了,可不是我给你娘诊治的,而是这位先生。”

掌柜的立即转身作揖:“也谢过这位先生。”

范羽扶起他:“掌柜不必客气,吃你面食,又得你赠予酒水,自当是我感谢才是。”

掌柜的惊讶:“原来是先生……我这就吩咐厨房,给你备上好酒好菜。”

范羽婉拒:“不过小事尔,无需这般客套。”

老者就笑:“张掌柜,仁心得仁,此乃大善,不过这位先生,就不必你招待了。”

对范羽道:“不知先生,可否赏脸,去老朽寒舍一聚?”

范羽笑而拱手:“正求之不得。”

……

刘神医医馆在城东,一所占地颇大的建筑,里间四面皆是药架子,来往的大夫和学徒,十分忙碌。

后院是问诊间,也学徒的住所。

老者与范羽在一静室对坐,学徒送来茶水,不时听到两人争辩。

“药石至,则病除,只需深研药理,明于心间,就能分辨病症,对症下药。”

“不然,药石虽能治病,但也能害人,你我皆知,是药三分毒,把药理研究得再透彻,也赶不上人体变化,只能应对不能选择,需人在平日里生活检点,修身养性方能防御。”

“话虽如此,但富贵则少,贫穷则多,富人尚不可做到,如何让平民去做?修身养性,不过是一笑言,如今之世,能填饱肚子的,已是最大的安慰。”

两人就药性、医理来回辩驳,末了居然相视大笑,回到根本问题,医者只能应对,而不能替人选择。

而这天下,又有多少人,可以选择过活?

如此,要医天下人,首先得治天下。

但大夫,如何又能治理天下?

“范先生,医术了得,见解也颇为惊奇,为何如此落魄?”

老者抚须而问。

范羽苦笑,叹道:“身不由己而已,不说也罢。”

老者就不再问,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是秘密,就不会轻易与人说。

良久,老者放下茶杯,沉吟道:“今日请范先生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

“刘老请说。”

范羽却不惊讶,两人虽然关系近了不少,但从其邀请他而来,就可以看出,定是有所求。

方才论道,不过是试探罢了。

老者微微点头,起身出去,片刻后捧着一木盒过来,放在桌子上,看着范羽道:“初始见范先生,就感先生身上,有股独特的气息,方才辩论,倒是解了老朽心中不少疑惑。”

范羽心中明白,这是因为,他两身上都有一股相同却有不同的炁的原因。

老者身上的炁,是医治万千人而无意识聚集而成,是真正的医者仁心,万民之愿,虽不得秘法熔炼,但也能保身体健康,不受妖邪所侵。

而他身上的炁,大部分是解因果缠绕所得,虽相同但本质不一样。

这才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老者把木盒一推:“先生请看。”

范羽轻轻打开木盒,一股清淡的药香传出,里间用丝绸包着几枚淡银色药丸。

小心地拿起一枚,放在鼻间闻了闻,又放下道:“这是?”

“老朽深研药理数十载,医术精无再进,却偶得一残方,参照其上所明,制作出这些药丸。”

“此药丸虽小,但能治头疼发热,十分有效,便想着继续尝试,奈何却遇到瓶颈。”

“于是索性邀请名医,广思集益,一起研究,如若能成,也能造福万民。”

闻言,范羽动容而立,深深作揖:“刘老医近入道,又心怀苍生,范某深感敬服。”

老者不以为意,摆手:“不必如此,老朽也不过是做些自己能做的事。”

“今日邀请范先生来,其实就想请你一起,与我等研究此理,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

范羽迟疑,自己要在立春之前,赶到金陵,把紫郢剑交于应九儿,否则就有性命之忧。

“先生可是有什么难处?”

老者道。

范羽不再隐瞒,道:“范某受人所托,需在三月之前到达金陵,把一物交付与人,而金陵又远在千里,实在不能耽误。”

老者手一顿,旋即大笑:“此事简单尔,只需再等一月余,天气转暖后,江河冰面化去,你再乘船而下,不用半月就能到金陵。”

“浔阳县乃河流密集之处,又有江河之道,本就是水道要地,别看现在清冷,你再过几日就会看到,无数商旅云集的景象。”

范羽沉吟下,拱手道:“那范某就打扰刘老了。”

老者抚须而笑,站起身拉着范羽的手,高兴的道:“走走,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其他几位同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